民智漫谈


以“美式社会主义”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声名远播的伯尼·桑德斯7月2日又在媒体上掀起一阵波澜,已经78岁高龄的他在社交媒体上直播操作棋盘策略类游戏《钢铁雄心4》。


吊诡的是,游戏世界线中的美国选择接纳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而担任“美利坚人民联盟”总书记的正是伯尼·桑德斯。



桑德斯于今年2月宣布将再次参选2020年美国总统。在2020年总统大选即将拉开帷幕之际,年事已高的桑德斯选择以游戏直播的方式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显然有深刻的内涵值得人们发掘。


一、对桑德斯2016年大选选情的简单回顾


在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桑德斯虽然以民主党候选人的身份登记,但实则是一个游离于两党之外的独立派人士。


作为一名民主社会主义者,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名信奉社会主义的参议员,桑德斯凭借其独特的

政治主张吸引了大批忠实的选民。



桑德斯坚持自己的立场,拒斥企业或个人的大笔政治捐赠,单凭选民人均27美元自发汇集的小额捐款就在选举中突出重围。


尽管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民主党内选举中惜败于希拉里,但桑德斯所激发出美国公众、尤其是年轻人炽热的参政热情是其他候选人难以望其项背的。


在上一次美国总统大选的角逐中,这位自称“社会主义者”的老爷爷在年轻人中刮起一场选举旋风。



2015年夏天起,关于桑德斯的话题便在Twitter和Facebook上以“病毒式”的速度传播开来,带有“Bernie”标记的T恤、标牌开始流行于年轻人的日常生活。


虽然桑德斯长期担任公职,但他并没有养成一副高高在上的官僚做派,也没有表现出政客般的惺惺作态,桑德斯诚实、低调、接地气,愿意与年轻人打成一片。


在宣布参选2016年总统大选时,桑德斯仅仅在国会大厦前的草坪上进行了时常不到十五分钟的发布会;在爱荷华州初选造势上,桑德斯和受年轻人追捧的独立摇滚乐队Vampire Weekend一起唱民谣;在社交媒体上,桑德斯精心经营着与年轻人之间的互动,培养了一批忠实拥趸。



正是桑德斯尽力向年轻人靠拢的姿态,赢得了许多年轻人的心。如此看来,桑德斯7月2日那场《钢铁雄心4》的游戏直播,也是其应对本次大选的宣传造势手段。


二、对桑德斯“民主社会主义”特点的讨论


桑德斯正是凭借其“民主社会主义”的竞选理念在竞选中异军突起,收获了美国公众尤其是年轻人的支持。


对于一位名气不大,财力不盛,缺乏体制支持,没有年龄优势,还遭到民主党建制派发难的竞选老将,能够在美国社会产生普遍的政治影响力,除了他个人优秀的政治品格,更与他别具一格的政治理念密切相关。


“民主社会主义”本不是新鲜的理念,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西欧各国的社会民主党都逐渐以“民主社会主义”指称自己的政治意识形态。


但是20世纪50年代美国麦卡锡主义的泛滥使美国左翼思潮遭到严重冲击,美国的左翼思潮直到越战时期才有所恢复并发展。因而对于当代美国人来说,“社会主义”天然带有一丝神秘色彩。


大学期间,桑德斯大量阅读马克思主义着作,积极参加各类左翼学生社团和社会运动,并亲历1963年8月28日马丁·路德·金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前的民权集会。对民主社会主义,桑德斯有自己独特的理解。



民主社会主义有别于传统的社会主义。


当2016年,自称为“社会主义者”的桑德斯在民主党内竞选中一路披荆斩棘时,大洋彼岸的中国人对这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充满了亲切感。


然而,桑德斯所宣称的“民主社会主义”,显然不同于马克思、恩格斯的“科学社会主义”。桑德斯明确强调自己宣扬的“社会主义”绝非苏联模式,认为社会主义完全不等同于国有化,而是要给公民创造一种体面的生活。


民主社会主义并不明确提出消灭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也尽量淡化阶级色彩,尽可能扩大自己的社会基础。具体而言,有以下几点特征:



第一,福利主义。


桑德斯对北欧模式下的福利国家赞誉有加,推崇北欧国家的社会治理实践。


桑德斯强调政府应当且必须保障公民享有医疗保险的权利,强调“所有孩子都能上大学,而免于被助学贷款拖累”,强调企业在环境保护中的责任,有必要“将世界最放纵的自由市场经济体变成斯堪的纳维亚式的民主社会主义”。


此外,提高最低工资水平、提高医疗水平、对富有者增税等主张都带有明显的福利主义色彩。



第二,保障民主的有效性。


在桑德斯看来,民主政治的重中之重在于倾听民意。


当前的美国“民主政治”已经沦为“选票政治”,代议制民主之于公民的意义已经退化到只能通过选票被动地做出自己的选择,而不能主动表达自身意见。


参政精英与公众分化严重,议会议员并不能完全代表民意、确切传达民意。


桑德斯的民主社会主义理念中,政府的行为应当反映普通公众的利益,而不是代表财团寡头的利益。


桑德斯的这种理解是其在伯灵顿任市长期间所采取的“市政社会主义”的发展,即随时倾听民意,留意市民最为关心的行政问题。


桑德斯认为,只有反映多数人民意的民主,才能调动社会活力,最终造福大众,解决美国当前面临的复杂的社会问题。




第三,反对金钱政治。


桑德斯本人曾说:“我区别于民主、共和两党,我要击败那些在竞选中大肆‘砸钱’的候选人。”


美国财团凭借其雄厚的财力,以金钱的力量影响政治的正常运作。


在选举活动中依靠竞选资金支持等手段控制参选人。


在立法活动中凭借强大的院外集团干预国会事务。


在行政活动中结成利益集团干预政府政策的制定和实施,以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


桑德斯身体力行,在竞选中不接受任何大笔金额资助,完全依靠支持者的小额捐款披荆斩棘。


三、桑德斯民主社会主义思潮来源之新探


桑德斯的“民主社会主义”产生于阅读大量马克思主义着作和个人长期的公职经历,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下深思熟虑的结果。




当然,桑德斯的民主社会主义理念绝不能仅仅归因于其个人的思考和总结,它仍是美国具体社会历史背景综合作用下的思想产物,沿袭着美国社会思潮的演进走向。



其一,美国的自由主义传统。


自由主义的政治制度,其价值基础是康德的“人是目的”原则,这保证了自由主义国家的中立性,并防止了任何阶级、任何群体、任何势力对政治权力的垄断。


在桑德斯的民主社会主义中,对个人权利的保护贯穿始终。无论是他对福利国家的扞卫和发展,还是对公民表达自身诉求的民主通道的维护,都表现出桑德斯民主社会主义中自由主义的面相。



其二,美国进步主义运动的进一步发展。


当前美国社会面临的种种弊病,与1890-1920年间的美国何其相似:政治献金大行其道、贫富差距的不断加大、劳工权益无法得到保障等。


1912年,老罗斯福成立进步党,竞选口号是加强政府干预,保护人民免受利益集团的压迫,这种思潮被称之为“新国家主义”。


新国家主义要实现的目标是“社会公正”,包括财富分配的公正、发展机会的公正。而今,桑德斯的民主社会主义,试图打造的也是一种服务于全体人民、而非1%最富人群的政府。



为此,桑德斯主张加强金融管理、提高最低工资、对富有者增税,追求社会公正、保护普通民众的权益。


百年前的美国进步主义运动本身就带有强烈的左翼色彩,在这个意义上,桑德斯民主社会主义也是进步主义运动在新时代的发展。



其三,对平等主义的继续追求。


20世纪70年代,罗尔斯《正义论》一书已经出版旋即引发巨大轰动,罗尔斯对平等主义的追求重新定义了正义观。



罗尔斯的平等主义尽管承认人与人之间先天禀赋的差别,以及社会、经济利益分配上客观的不平等,但是它要求这种不平等必须对弱者和贫者有利,必须要对弱者和最不利者有所补偿,而这种补偿的具体表现就是国家的再分配。


罗尔斯的平等主义同样是桑德斯的民主社会主义所孜孜追求的,《正义论》出版之时正值桑德斯盛年,作为一本轰动世界思想界的当代自由左派着作,不可能不对彼时热衷于参加左翼运动、阅读左翼书籍的桑德斯产生影响。


当然,罗尔斯重视平等,更重视自由,他反对为了追求绝对平等而侵犯个人占有私有财产的自由。而桑德斯同样反对侵占个人财产,维护私有财产的神圣地位,只是在平等主义的道路上走的比罗尔斯更远了一些。


四、桑德斯在近年来影响力的扩张


尽管特朗普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获胜,但特朗普同桑德斯一样,他们都是非典型的美国政治人物。只是,桑德斯站在了政治光谱的左翼,而特朗普站在了右翼。




特朗普是在广大群众的支持下入主白宫的,但他激进的立场在赢得一部分人支持的同时,也将另一部分中立选民推向自己的对立面,这对于桑德斯而言是有利的。


当然,桑德斯并非事事与特朗普截然对立,在某些事情上他们也能达成“共识”,最典型的即是对待自由贸易的态度了。


桑德斯认为,自由贸易应当被“纠正”,它既严重损害了美国本土工人的利益,又打击了中产阶级,使美国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


桑德斯极力反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中美洲自由贸易协定》以及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给予总统贸易促进权等,更在国会宗反复投票反对美中签订自由贸易协定。


而此前,桑德斯也是国会中反对TPP的“先锋人物”,这成为其为数不多与特朗普“亲密合作”的事件。



由此看来,桑德斯的“民主社会主义”是美国人的“社会主义”,本质上仍然是国家利己主义这根枝丫上长出的一片叶,并不值得大洋彼岸的我们为之“摇旗呐喊”。


正如麦迪逊所言:只有野心才能对抗野心。桑德斯参选,正是对日益泛滥的民粹主义的一种强有力的制约。


就像桑德斯本人所说的那样:“人们不应该忽视我,我将在全美引发共鸣。”桑德斯及其民主社会主义的强势崛起,是全球复杂时代背景下的一个缩影。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资本主义作为一种制度和意识形态受到巨大冲击,陷入一场巨大的信任危机。



民主政治的失灵、贫富分化的加剧、新自由主义政策下经济发展的停滞和社会的失序,都引发社会思潮的巨大变革。


人们都期待能选择一条新的道路摆脱当前的社会困境。


无论是美国本国的特朗普、还是大洋彼岸英国工党的左翼科尔宾、或是法国极右翼的国民阵线、抑或是希腊激进左翼联盟,它们的强势崛起或是上台执政,都是当前世界面临普遍发展困境时折射在政治领域的一种表现,桑德斯及其民主社会主义也不例外。


小结


桑德斯身上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与当下美国社会日益强烈的对立情绪形成鲜明的对比,不但更能吸引对现实失意的广大年轻人,而且为美国社会描绘了一幅精美的未来图景。


在2016年大选中,桑德斯虽败犹荣。而在即将到来的2020选举中,桑德斯以独立参选人身份再次竞选美国总统,在新一轮的角逐中,桑德斯究竟能走多远,能否在民粹的浪潮中再次掀起令人侧目的左翼旋风,让我们拭目以待。


图片:网络


全球化 | 中美经贸 | 乡村振兴



2019年07月18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桑德斯:要做“美式社会主义”接班人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