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智库风报

波音坠机之后


作为波音公司史上卖得最好的明星机型,737MAX被寄予厚望,斩获了全球航空公司五千多架订单。但令人诧异的是,这个投入市场运行还不到两年的畅销机型,竟然在过去短短五个月内爆出两起大型空难,进而将波音公司推上风口浪尖。


空难结束后,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迟钝的反应让世界不禁质疑其作为航空安全“灯塔”的地位。而空难后中国迅速发布停飞令,意味着波音的中国市场亮起红灯......



01

屋漏偏逢连夜雨

对波音公司的打击,是从东南亚开始的。Garuda Indonesia公司在2014年订购了50架Max 8喷气式飞机。但上周,这家公司已向波音公司发出信函,要求取消价值49亿美元的订,理由是在过去六个月内发生两次空难后对波音失去了信心。而这对于波音而言还只是开始。



3月26日,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法国时,空客(Airbus)与中国达成一项巨额协议,将向中国出售300架飞机,从而加强了这家欧洲航空航天集团在全球第二大航空市场的地位。


毫无疑问这笔交易对其主要竞争对手波音公司(Boeing)来说是个巨大打击,在短短5个月内发生两起空难后,波音正努力恢复市场对其畅销机型737 Max的信心。


在3月10日埃塞俄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坠机事件导致机上157人全部遇难后,中国的安全监管机构率先停飞了Max机型。而截至目前,共有96架Max 8在中国国内运营。当前在空客和波音的必争之地中国市场,空客先下一城。


02

波音困境可能使美中贸易谈判复杂化

美国本希望中国能够购买更多的波音飞机,以此减小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但在波音公司出现安全隐患后,问题变得复杂起来。中国很难在其还有安全隐患的情况下,购买更多的波音飞机。


中国的各航空公司和金融租赁公司是737 Max飞机在美国以外的最大买家。这个型号的飞机也是波音公司生产计划的核心,占其已有订单但未交付飞机的80%。


由于737 Max的不确定性,中国贸易谈判代表们陷入了困境,因为此前他们已在贸易谈判中提出要在六年期间额外购买1.2万亿美元的美国商品,而波音飞机原本在中方的购物清单上占有重要地位。顺带一说,这份清单上还有大豆、玉米、天然气和石油等物品。


华盛顿消息人士称,中国要达到1.2万亿美元的目标本来就很费力。未能接近这一数字可能会加剧美国各界对这份协议的“糟糕”印象,削弱美国国内对美中协议的政治支持,尽管这其中的主要症结集中在更棘手的结构性问题上。


对波音公司来说,埃塞俄比亚的坠机发生的特别不是时候。就在此次空难发生的几天前,波音首席执行官斯米伦伯格(Dennis Muilenburg)曾表示:“我认为是一个经济机遇,让飞机成为最终协议的一部分,可以帮助进一步缩小贸易逆差。”


中国各航空公司或中资租赁公司约占波音737 Max系列飞机未完成订单的10%。


03

竞争对手难成大赢家

在波音飞机不到5个月就连续发生第二起无人生还的空难后,该公司的收入、利润和声誉都面临着严重危机。一些人担心,波音737-8可能不再是可以安全乘坐的机型。那么除了波音,民航市场还有别的选择么?


空客难成最大赢家

波音的主要竞争对手空中客车(Airbus)一般情况下也许是波音危机的受益者,而眼下,波音737 Max的显而易见的替代机型A320neo根本没有货源。该公司为了履行在手订单,已经在开足马力生产这种节能型客机。截至2月底,空客的单通道客机在手订单为5962架,其中5814架为A320neo机型,只有148架为较早的型号A320ceo。Vertical Partners Research的罗伯·斯·塔拉德(Robert Stallard)表示,新neo机型的等待时间大约为3年,不过重点客户或许能够在排队时获得一个“更好的位置”。



空客此前已经宣布,计划从今年年中起将这款单通道客机的月产量提高至60架。该公司希望于2021年将月产量提升至63架。分析师认为,鉴于供应链的紧张状况,这一产量数字不太可能改变。业内专家表示,飞机订单谈判还需要时间和金钱,不是一夜之间就能做出决定的。他们表示,空客将对其订单实施管理,在那些希望较早交货的航空公司和那些以后才需要交货的航空公司之间取得平衡,但很难再接受新订单。对于那些已经在运营737 Max机型的航空公司来说,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就是租用737旧机型。斯塔拉德表示,它们“可能让波音以折扣价生产更多较早的737新世代(737 Next Generation)”,但这将对波音的供应链造成更大扰乱。


中国:任重而道远


波音空难后,除了空客,也有不少国家将目光投向中国,尽管国产大飞机C919尚未投入商业运营,但正如兰德公司研究中所述:“中国的民用航空业已进入起飞阶段,也许用不了5年时间,中国商用飞机公司(COMAC)就能够开始交付其第一架大型商用飞机。”


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员Anastasia认为,考虑到中国民用航空业严重依赖欧美公司的配件,即便C919以每年约100至150架的速度交付,也不会产生足够大的市场份额。尽管如此,中国已经为C919的发展投入了数十亿美元,而中国的航空航天业在过去十年中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即使C919在商业上没有成功,中国工业无疑将从这项努力中学到很多东西。如果中国愿意承担这些费用,直到波音公司或空客公司犯错,那么中国就可能成为民用航空业新的玩家。



目前,全球大型商用飞机市场的交付量不足1,000台。这使得一个或两个以上的制造商难以实现规模经济。此外还有来自巴西和加拿大的竞争,巴西航空工业公司和庞巴迪公司正在寻求扩展到大型商用飞机市场。在日本和俄罗斯,航空航天工业已经将区域喷气式飞机市场设计为大型商用飞机生产的基石。最后,由于飞机30年寿命期内的总运营成本远远超过其购买价格,因此很难说服航空公司购买效率较低的飞机,即使是折扣价也是如此。即使政府要求所有四家中国主要航空公司独家购买。


04

波音空难撕裂全球航空安全体系


波音空难事件真正的影响在于撕裂了全球航空安全体系对美国权威的信任,导致国际航空安全体系出现“危险的”碎片化。



通常情况下,各国民航主管当局会等待认证波音飞机的美国民航主管FAA要求停飞Max 8。但在造成157人死亡的埃塞航坠机事件发生后,中国打破惯例,单方面停飞了该机型。


欧洲航空安全局(EASA)很快采取了同样的措施。而拥有Max 8的美国各航空公司继续让该机型执飞。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不愿停飞波音(Boeing) 737 Max 8。空难之后各国航空管制当局对美国的不信任,或许意味着美国作为航空安全“灯塔”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


--------

参考资料:

Boeing dips after crash but airlines split on grounding new 737s,2019/3/12,Financial Times,Patti Waldmeir

Chinese Airlines Are in It for the Long Haul, 2018/8/25, Diplomat, Szepan, Marc

Chinese Airlines Are in It for the Long Haul, 2018/8/25, Diplomat, Szepan, Marc

Airbus cannot build fast enough to replace Boeing’s 737 Max,2019/3/19,Financial Times,Sylvia Pfeifer 

Boeing crash drives wedge between EU and US aviation authorities,2019/3/26,Financial Times,Josh Spero



全球化 | 中美经贸 | 乡村振兴



2019年04月13日

“阿桑奇被捕”再度引发信息自由与安全之争

上一篇

下一篇

波音坠落后的天空,能否有中国的身影?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