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过去,皆为序章”
-莎士比亚

民智观点


4月10日,ag亚游在线登陆携手清华大学全球化研究中心发布了《打造中国经济外交新支点——中英自贸区建设的战略意义及可行性研究报告》。


在发布会现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李巍教授,就国际经贸形式、中英关系、以及中英经贸深化合作等问题发表了演讲,深入细致地分析了中英自贸区的战略意义及可行性。


瘫痪的WTO,重塑中的全球经贸规则

中国入世以后,WTO是保障中国利益的最重要的一个外部制度框架。一旦WTO失去影响力,意味着在国际市场上,中国的资本,中国的商品是没有任何法律保护的。然而,时至今日,WTO已濒临瘫痪。


例如,2001年多哈回合启动至今没有进展,WTO的组织谈判职能基本为零;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显然违反了WTO,但其管理和调节职能已经无法监督美国的行为;而WTO的争端解决机制也即将因为上诉法官的不足停摆。


这也是特朗普要退出WTO的原因。以WTO为主的经贸规则,即乌拉圭回合谈判以来的建立在制造业自由贸易基础上的经贸规则,已经不再适用当今现实,它既不能满足服务业的自由贸易,也无法规锁新型的崛起国家。



以中国和印度为例,中国和印度在WTO当中长期享受发展中国家的非对称优惠待遇,并借此快速发展。所以美国现在提出了若干个标准,要求某些国家不能再享受发展中国家的特殊待遇。


巴西已经主动跟特朗普说不再享受WTO当中发展中国家待遇。在面对全球治理问题上,金砖国家是需要协调彼此立场的,但是巴西并没有这么做。


现行的经贸秩序已经隐隐松动,当前亟需在WTO基础上建立新一代国际经贸规则,而新的规则也正在路上:


1.

超大型FTA不断生效

超大型FTA就是为未来新的国际经贸规则的成型奠定基础,包括CPTPP、日欧的经济伙伴关系协定。CPTPP已经达成,日本跟中国进行经贸谈判的时候,姿态很高,因为背靠另外11个国家。另外,日本和欧盟达成了EPA。2018年,全球经济外交的最大压力承受者是中国,最大获益者是日本安倍。


2.

1.美日欧正在走向联合

目前,美欧之间也打响了贸易战。但其实美日欧贸易部长会议已经进行了五轮。在这中间,虽然没有提及中国的名字,但历轮美日欧三边对话发布的公告都是针对中国的。

美日欧已经释放出了要建立零关税、零壁垒和零补贴的大范围自贸区的信号。当然,协议的达成需要时间,但是态势已经很明显。不管是CPTPP,还是日欧EPA,还是美日欧的联合,在新的国际经贸秩序和规则重塑过程中,中国面临的形势比较严峻。


3.

跨国产业链出现第四轮转移的趋势

现在不能断言说第四轮产业转移正在出现,但是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


第四轮产业转移的趋势:一是向东南亚,在中国的一些工厂开始逐渐向东南亚、印度、墨西哥等更加低端的市场转移。尤其是越南,有成为下一个韩国的可能,比如耐克生产线在越南规模远远大于中国了。


二是发达国家产业回归本土,欧美各自发现全球化产业外包所带来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采取了各种减税运动,特朗普、英国的减税,吸引了产业回流本国。


英国:中国经济外交战略的新支点

这样的环境下,为什么说英国是中国经济外交战略的支点,因为双方都有需求,英国也有加强和中国经贸合作的强烈意愿。


1.

英国需应对脱欧冲击

脱欧给英国未来外交带来重大挑战,因为英国是欧盟成员国时,和其它国家的经贸关系都是在欧盟的法律政策框架下的,英国脱欧意味着和其它所有国家的经贸关系需要重新通过法律来商议。


英国尚未完全脱欧,就已经释放出了要加入CPTPP的信息,加入CPTPP意味着可以以新的方式重新框定和CPTPP11个国家的经贸关系。


其次,近期发表的中欧联合声明也提到,中欧之间迅速就双边投资协定展开谈判,争取在明年缔结。英国一旦脱欧之后,中欧投资协定肯定不包括英国,英国可能会更急于在欧盟之前与中国达成相关协定。



2.

英国作为中国经济外交新支点

一个国家要成为战略支点是有条件的,那么英国又何以有这个资格呢?


首先,英国有自由贸易的传统。过去几年,中国对外释放出了很多关于市场经济、自由贸易、以及拥护全球化的信号。这种情况下,和最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搞自由贸易,而且是高水平的自由贸易,可以向世界传递一个重要信号:中国就是市场经济,中国是开放的国家,就是要成为新型全球化的引领者。


其次,?英国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地位十分重要。英镑是主要国际货币之一,伦敦是仅次于纽约的金融中心。作为世界第八大贸易国,英国跟世界主要经济体都有往来关系,在全球投资体系当中也有重要意义。人民币进程过程中需要有重要的货币支点国家,率先支持人民币,使用人民币。人民币如果能够在伦敦市场上得到广泛使用,人民币国际化就更进一步。


最后,英国是西方国家的薄弱环节。这几年,西方国家都在批评中国,不论是欧洲还是美国,都给中国贴了标签。这种情况下,必须抓住西方国家当中的薄弱环节,化解孤立。“一带一路”倡议抓住了发展中国家,但是我们如何抓住发达国家是值得研究的问题。



英国在西方世界具有重要政治影响力,杠杆就是我以你为支点,能够撬起更重的东西。英国除了在经济上有影响力,在政治上也有足够影响力,英语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语言,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美欧关系的桥梁。


中英深化经贸合作的目标

CEPA其实不完全是自由贸易协定,而是综合性的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日欧之间签订的也是这种协定,其中很多条款和内容其实已经远远超过了自由贸易的范围。而英国一旦脱欧之后,需要和中国全面规范经济关系,就需要综合性的法律制度框架,所以起了名字就叫CEPA(综合性的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根据设想,两国可以通过CEPA,达成以下共识,以深化两国经济合作、密切双方经济互动:

  • 降低货物贸易与服务贸易的壁垒,甚至应该大幅度降低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的壁垒。

  • 考虑到双边投资协定谈判最重要的是争端解决机制,中英应就投资保护、争端解决机制做出明确规定。

  • 人民币国际化也要做出安排,扩大金融机构的相互准入,可考虑能不能批准英国银行到中国来享受全牌照经营。

  • 明确重大倡议的对接,比如“一带一路”倡议和英国经济发展战略对接。

  • 推进能源和高科技领域的产业合作,中英都是能源进口国,能源价格很大程度取决于金融市场,双方有很多合作空间,而且高科技、电商、环境、教育等领域也有很多合作空间。



中国正面临2001年以来最为严峻的国际经济环境,如何应对这一重大变迁关乎中国未来的国运,过去十几年发展得好是因为顶住巨大压力加入了WTO。而现在整体国际环境正在发生改变,这意味着未来中国的经济外交要更加积极。


英国作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和欧盟内第三大经济体,是中国建立高水平自贸区范本,深化与西方发达国家合作的重要窗口,应成为我们经济外交的重要战略支点

2019年04月12日

上一篇

下一篇

站在脱欧分岔口的英国,下一站会是中国吗?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