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智荐书


当我们说起全球化,我们在想些什么?

文/牛昊

我们写文章的,解释或者分析一个名词时,通常都需要先下定义。但全球化是个什么东西呢?这个问题说真的我也给不了你一个简单又明确解释。因为直到现在,学界对全球化也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

不过全球化确实深刻地影响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说起全球化,我们可能会想到昨天吃的西餐,今天开的日产汽车,手里拿的苹果手机。


其实全球化也确实是这么个东西——把它简单理解到物质层面上,全球化就是各种资源禀赋在不同国家之间的流动,并在此基础上出现了诸如WTO这样的国际经济组织或是“亚太经合组织”这样的地区性经济实体。


总的来看,全球化是一个以经济全球化为核心、包含各国各民族各地区在政治、文化、科技、军事、安全、意识形态、生活方式、价值观念等多层次、多领域的相互联系、影响、制约的多元概念。“全球化”可概括为科技、经济、政治、法治、管理、组织、文化、思想观念、人际交往、国际关系十个方面的全球化。


为什么会有全球化

全球化的核心就是经济的全球化,而其他层面上的交互都建立在经济基础上,经济全球化的成功实现在于各种资源在国际上的自由流动。


首先我们可以把国家视为一个自为的行动者,最早的全球化开始于西欧国家的殖民扩张,殖民国家利用殖民地的丰富劳动力资源和自然资源来补充本国资源的不足。


随着工业革命的发生,工业抬头成为主要生产力的代表,通讯技术和交通技术的发达也为全球化开辟了新的道路,资本主义世界国家利用其在工业生产和运输等方面的比较优势和殖民地丰富的劳动力和市场的比较优势获取了巨大的经济利益。



但回到现在,事实上在发达国家内部全球化也并不是一个百利而无一害的东西,国家其实并不是一个只有特定利益偏好的集团,国家中也有不同的利益集团。


在全球化进程中,发达国家的劳动力成本变得越来越高,因而跨国公司倾向于国外廉价劳动力市场,国内劳工失业率不断提升,贫富差距不断拉大,拥有更大经济力量的利益集团在政治上也会更加有优势。


当然这个过程并不是不是一帆风顺的,诸如二战这样的冲突就是一次对全球化分配不满而产生的利益的重新洗牌。


全球化本身是一场经济上的要素自由流动,并因此引申到政治上的博弈,并扩散到文化、观念、科学技术上的全球性的利益整合和分配。


全球化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全球化是一个具有煽动性的词汇,全球化并不是我们想的那么好的东西,全球化在给我们带来国际贸易的经济效益、文化思想融合的同时也带来了诸多问题。

收益分配和未来预期问题

对于一个国家整体而言,全球化很多时候都是有益的。全球化并不是一场零和博弈,国家可以利用不同的比较优势实现共赢,但是国家之间的比较优势却是不同的。


大国依赖于高科技带来的高生产力和昂贵的产品获得了更大的收益,国家间的差距在扩大。而大国国内,普通劳工则因此面临着失业的风险。跨国公司会选择迁出,到发展中国家建立工厂,以此降低劳动力成本和运输成本。


另一方面,全球化带来的收益也是很难预估的。国际关系依赖的不仅是经济互动,还有政治联系,可能今天经济的盟友明天就是政治的敌人。

全球化治理问题

在国家内部,市场秩序是由法律和监管机构来维持的,各种各样的政治经济组织共同运作,从而保持着市场的正常运作,以及市场内权利义务分配明确。


在这样的体系下,经济行为者必须要承担某些义务履行市场规则才能享受市场利益。但是在国际体系中,并没有一个超越国家的组织或者法律能够维护国际秩序,国际市场的自我调节力终究是有限的。



须知,联合国和WTO只是国际合作组织,它们不仅缺少国际权威,也缺少国际执行力。并且还很容易受到大国“胁迫”。国家内部可以依靠选举来赋予一个组织或政府合法性,但是在无政府状态的国际关系领域里,缺少国际性的权威最终导致的就是腐败与不规范。

全球化是一种对民族国家的反制

民族国家和全球化的关系是互相制约的。近代,日益深入地全球化也受到了民族国家的反制。所有国家都在有意识的强调国家或是本国政府的重要意义。从这方面来说,全球化带来了更加强大的民族主义。


另一方面,政府日益成为全球化深入地阻碍,普世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成为了宣扬民族主义的武器,国家相互建立起一定的壁垒来防止全球化深入(关税和护照就是很明显的例子)。


逆全球化会不会成为一种趋势?

当今世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英国脱欧,美国不但频繁“退群”还对中国等国发动贸易制裁,贸易战成为世界热点,全球化到尽头了吗?逆全球化会不会成为一种趋势?

Rodrik在《全球化的悖论》中提出了全球化的三元悖论——即民主政治、民族国家和全球化最多同时满足两个,而民主政治作为现代政治的核心原则,自然就变成了全球化和民族国家的二选一,现代国家愈发强调政府存在的必要性,全球化成为了民族国家构建的最大阻碍。


另一方面,脱离了全球化,发展中国家很难走出低收入国家陷阱,虽然对于富国来说,脱离全球化有利于减少贫富差距和资源的再分配,但是这样又不利于国家整体福利的提升。


英国脱欧一方面是来源于服务业占经济主导地位的弊端(服务业在全球化中很难进行流动),另一方面是反对欧盟的政治一体化。而美国对中国的制裁,也是一种难以避免的修昔底德陷阱,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同时也在追求多边化的贸易关系,长期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积累了大量的贸易顺差,人民币的实际购买力已经超过现在汇率的1.5倍,对美国来说,制裁中国也是基于自身利益的最好考量。



全球化依然是世界的主流趋势,但也要防止“超级全球化”,把全球化框定在一定范围内,推进更加有效的全球化治理,改进现在全球化遇到的治理问题才是更应该付诸行动的。


全球化本身是个很复杂的命题,全球化中国家间的互动也远远不止这寥寥几笔,全球化的背后究竟是什么样的利益分配,全球化中的行为主体分别对全球化有着怎样的利用又有着怎样的收益和损失,这些问题都需要更加深入地探寻。


这本书成书于2011年,研究全球化的资深学者,丹尼·罗德里克在这本书中从贸易的比较优势等分析了全球化的背景和成因,分析了全球化中产生的三元悖论,对全球化和民族国家之间的不可调和的矛盾和互动进行了深刻阐释,书中还对中国的未来发展进行了合理预测,对当下的国际政治经济都有很强的适用性和解读。


全球化 | 中美经贸 | 乡村振兴




2019年04月08日

中美贸易协议能否在G20峰会前达成?
饥饿从未消失:粮食危机来袭,或将成为中国新机遇?

上一篇

下一篇

荐书丨当我们说起全球化,我们在想些什么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