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在线登陆

2019年全球经济前景趋于黯淡。国际贸易和投资已然疲软,贸易紧张局势持续升级,一些新兴市场大国去年承受了巨大的金融压力。


在这一颇具挑战性的背景下,2019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长预计将保持平淡。对于倚重大宗商品出口的经济体,其复苏进程有可能大大慢于预期。其它很多经济体的增长预计将减速。


世界银行2019年1月期《全球经济展望》报告称,经济增长低于预期的风险正在增大。


来源 | 世界银行

译者 | 陈雯萱


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支撑起了经济持久复苏的宽松政策,未来将被进一步缩减。而酝酿已久的贸易纠纷可能会进一步升级。


较高的债务水平使得一些经济体、特别是贫困国家,在面对全球利率攀升、投资者情绪转变、及汇率波动时更加被动。此外,天气事件更加频繁,增大了粮价大幅波动的可能性,而粮价波动有可能加重贫困。


面对现下这种颇具挑战性的经济形势,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需要直面危机,采取措施维持经济增长势头,为应对经济动荡做好准备。


对此,世界银行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表示:

“在2018年开始时,全球经济开足马力前进,但在这一年间逐渐失速,而未来一年道路可能会更加颠簸。随着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面临经济和金融逆风加剧,世界在减少极端贫困方面的进展可能会受到危害。要想保持发展势头,各国就需要投资于人,促进包容性增长,构建韧性社会。”

债务负担

应对高债务水平成为一个日益重要的关切问题。近年来,很多低收入国家获得了新的融资来源,包括私人资源和债权人等。这使得这些国家能够为重要的发展解决资金需求,但同时,这也造成了公共债务的不断增加。

陷入债务困境或面临高困境风险的低收入国家占比

注:本图给出了陷入债务困境或面临高困境风险且有资格获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优惠贷款的低收入国家占比。如一国正在经历偿债困难或有迹象表明其未来有可能发生债务困境事件,则该国则被视为陷入债务困境,具体表现为存在欠款、正在或即将进行债务结构调整等。

来源: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

过去四年间,低收入国家的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已从30%升至50%。低收入国家将越来越多的政府收入用于支付利息。今后几年中,如果借款成本如预期一样增加,偿债压力只会进一步增大。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融资条件骤然收紧,低收入国家就有可能遭遇资本突然外流。


理想的情况是,公共债务应当具备可持续性,在各种情况下都以合理成本偿还。通过提高资金筹集和公共支出效果、加强债务管理以及增强债务透明度,低收入国家就能减轻偿债压力,支持金融部门发展,减少宏观经济波动。

政府债务增幅最大的低收入国家

来源: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 


当非正规成为常态

增强经济表现或许还能从非正规经济的挑战中入手。很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普遍存在着监管、法律和金融架构之外的经济机会。

分地区就业与产出占比

注释:数据为2010-2016年数据。各地区非正规产出(根据动态一般均衡模型测算)和非正规就业(占自我就业比重)数据均为平均值。

来源: 世界银行Elgin等人(即将发布)

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约三分之一的GDP来自非正规行业,约70%的就业为非正规就业。在一些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非正规就业占总体就业90%以上,非正规行业创造的GDP高达GDP总额的62%,贫困人口的生计通常依赖非正规活动。


非正规行业的高普遍性与经济欠发达、税负水平高、监管严苛、腐败、以及官僚机构办事效率低下有关。尽管从灵活性和就业角度看,规模较大的非正规行业有时具有优势,但它通常与较低的生产率,税收收入减少,以及较高的贫困和不平等相关。


政策制定者可以设计将减少非正规性作为附带效益的综合发展战略。此外,政策制定者必须注意避免无意中把劳动者赶入非正规行业。适当的政策组合可以平衡各项改革,比如改进税收征管,增强劳动力市场灵活性,加强监管执法,在加强社会保障体系的同时改善公共产品和服务提供。

大宗商品政策失误

要想保护脆弱人群免受粮价飙升影响,就不要把政策重点放在贸易政策上。政府过去采取贸易措施进行干预,以图减轻大米、小麦和玉米等主要粮食类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的影响。


但是,虽然单个国家可在短期内成功地缓解粮价波动对国内市场的影响,但若全世界都这么做,就有可能加剧粮价波动,推高粮食价格,从而对保障水平最低的人群造成伤害。


2010-2011年实行的政策可能对国际小麦价格涨幅贡献了40%,对玉米价格涨幅贡献了25%。据测算,这一时期的粮价飙升把830万人推入贫困境地。


尽管粮价在2010年前后达到峰值后出现回落,但全世界饥饿和粮食不安全状况在2014年至2017年间有所加剧。这一时期,营养不足人口增至8.21亿人,增幅达5%。最近,应对粮食安全挑战被二十国集团列为一项当务之急。


此外,随着极端天气事件影响粮食生产的可能性增大,全世界2010-2011年经历的粮价飙升有可能再次发生。与其采取出口禁令或降低进口关税等干预措施,还不如采取其它更有效的方式来缓解粮价上涨造成的冲击,包括加强现金转移支付和食物援助等社会安全网、完善学校供餐和公共工程计划。对于各国来说,重要的是制定一个应对粮食危机的战略,并为此类计划配备充足的资源。

一个时代的终结?

即便政策制定者及其选民寻求在增长势头渐弱的时期保持并加快增长的情况下,他们也不能忽视近年来对刺激经济活动发挥重要作用的一大因素:长期稳定的低通胀。

分国家组别消费价格指数涨幅中值

长期稳定的低通胀与更大的产出和就业稳定、更高的增长率和更好的发展成果有关。除了一些特例之外,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在降低通胀率方面取得了显着成就:通胀率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两位数降至2018年的3.5%左右。


但是,保持低通胀并非板上钉钉之事,若干因素可能会在今后几年推高通胀率。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的第十个年头,很多经济体正在以饱和或近乎饱和的就业水平运行。


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可能放慢或倒退。来之不易的央行独立性和透明度有可能在面临政府融资压力下而遭到侵蚀。债台高筑有可能削弱建立强大财政和货币制度的承诺。


如果全球通胀压力增大,政策制定者可通过以下措施保护其选民:加大对央行独立性的支持力度、构建财政框架以确保债务可持续性,保持适当的财政缓冲以安度经济下行期。


鉴于全球经济前景趋于黯淡,要保持经济增长势头,就要最大限度地利用增长机会, 避免失误,建立防范潜在冲击的缓冲机制。在日益具有挑战性的环境下,过去在债务、政府机构公信力、粮食安全和稳定价格等方面汲取的经验教训可提供指导。

-完-

全球化 | 中美经贸 | 乡村振兴


2019年04月08日

陆地与海洋——政治地理学视野下的空间革命与大国外交
宋磊谈国企创新——跨所有制才是出路

上一篇

下一篇

世界银行:经济增长低于预期的风险正在增大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